我喜欢罗马佬穿蓝色|∀゚

突然想起罗马里JP的安东尼也穿过蓝色…我…(つд⊂)我喜欢罗马佬穿蓝色我喜欢穿蓝色的罗马佬

(其实按设定是克拉苏的儿子的话完全同一时代可以拉郎走起……啊,我在想什么啊库萨克不要打我)


无标题

我为什么要闲着翻以前的黑历史_(:з」∠)_要被自己雷死了呵呵呵呵呵呵

我怎么这么雷,尴尬恐惧症要犯了

总有那么些时候想穿越回去掐死自己,像我这种容易被自己雷到的人还是该勤换马甲


昨天做梦,梦见我头掉了,被我爸安了回去,我只能靠在墙上不能低头不能乱动。我还抱怨他说为什么不给我缝上,活动还能方便些…


看完了Deceived…

(忍不住想吐槽…

很萌Vrath/Zeerid,可惜…

很萌Malgus/Eleena,可惜…(虽然知道肯定是这个结局

占领科洛桑又撤走我就不说了,给皇帝留点面子,毕竟精神状态怪可怜的


Zeerid和Vrath真的挺有意思,经历相似,是”对称“的两个角色。Zeerid不是全然的好(我感觉他灰得发黑),Vrath也不是全然的坏。俩人打了一架之后的对话也非常有趣。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成为朋友应该很合适。

“The man smiled as he walked and Vrath found that he liked the man immediately.Too bad he'd probably...

旧文搬不动了,以后再发新的吧……

也开始试用lofter了,结果才搬了几篇就懒得搬了_(:з」∠)_

以后可能拿这个当不老歌代用吧,更偏树洞向(毕竟这里也发不了肉…

【三国】【绣诩】盲信

因为在打357,就想写个三国吧…(虽然这个CP和游戏基本没啥关系
平常这种没多少字的小短篇我都爱一口气写完,但这个从去年12月开始写,断断续续的,经历了复习考试、回家、生场小病,到现在才折腾完_(:з」∠)_直接导致它看着就有点儿碎……离我最初的感觉与想法已经挺远了…
又短又渣
它这么碎对我这种起名无能星人来说真是场劫难,我以头抢地也想不出什么太合适的…最后也只好随便用了这个…也不是太合…我哪辈子才能学会起名啊!
2014.1.19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智者的想法往往出人意表,这也正体现了他们与常人的不同之处,乱世征伐不休,大家吃了无数教训后对此更是深有体会。可即使如此,在贾诩骂跑了袁绍的使者然后一脸平...

【旧文存档(硬盘雷文)】【月姬】拟态反转(远野槙久/七夜黄理)

警告:慎入!有重大雷点!看CP里有某个人就知道了。 

跑完魔夜纪念一下,祭出自己的硬盘雷文OTZ也就写于09、10年那阵吧,比较短,完成度高,改起来方便。
当年真是图样啊,修文修的很痛苦…原来的版本比这个还…不忍卒读… 
看在是黑历史的份上打我别打脸(つд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*
  这是什么恶梦吗?还是某个修罗异界呢?
  桌下那片黑暗一定是魔窟吧。
  从那深处传来的,咔嚓咔嚓,骨头碎裂的声音,闷重湿黏的,肉块分离的声音。
  不会出现在现实的声音。
  “哈啊……”他大口呼吸着,浓稠的血腥味充斥了肺腔。
  碎肉飞溅,那恶梦还在继续——
  滚在他脚边的是名为斋木的混血的头颅,凝固...

【大明劫】寤梦(孙传庭/吴又可)

    夜露冰凉,吴又可在敲门时感到了一丝无奈,作为现在军营里仅存的医生他需要定期检查一下孙传庭的身体状况,如果不是这位督师大人碍着面子平日里不佩面巾,他们都能省心许多。正当他腹诽着,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,孙传庭着一袭普通的皂色衣衫,如之前许多个夜晚一样微笑着迎他,颇有几分儒将风范,“快进来吧吴医师。”吴又可便急忙敛了神色,应了一声就随他进屋去。 
     
     查体时孙传庭始终是正襟危坐的老样子,这种紧绷的状态让吴又可有些无奈。这人似乎有种久...

【三国】【绣诩】中曲正徘徊

      有人说做一个好主公最重要的是能纳谏,贾诩听见就笑了,按这个标准,张绣才该是一统天下的人。曾经他也勉强算得上年轻,不少动一动舌头就祸乱天下的才智,投在张绣帐下,着实享受了一把言听计从的高规格待遇。 
   
  这对任何谋士来讲都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与满足,以至于在曹操第一次拉拢他的时候,贾诩只是实说“言听计从,不忍弃之”,同时心里感慨自己放着大好机会不要,这份忠心真是日月可鉴,日月可鉴啊。腹诽了一路回到营帐就看见张绣顶着那脸傻笑来迎接自己,还不住念叨着“先生回来啦,先生辛苦啦”,他也就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到...

© Chirality | Powered by LOFTER